顾清辞Kai:

北宋诗人黄庭坚曰:“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这句名言,生动地道出了书荒时刻的心情……

黄庭坚是苏门四学士之一,江西诗派的开山祖师。生前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

注意,黄庭坚这句话中的主语是士大夫,至于小人读不读书,就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了。

西汉大学者刘向曾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刘向是经学家,目录学家,皇家图书馆总编辑,编辑校订了《山海经》《楚辞》《战国策》等。

至于读书如何医愚,我认为《培根随笔集》中《论读书》一文可供参照: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人之才智但有滞碍,无不可读适当之书使之顺畅,一如身体百病,皆可借相宜之运动除之。滚球利睾肾,射箭利胸肺,漫步利肠胃,骑术利头脑,诸如此类。如智力不集中,可令读数学,盖演算须全神贯注,稍有分散即须重演;如不能辨异,可令读经院哲学,盖是辈皆吹毛求疵之人;如不善求同,不善以一物阐证另一物,可令读律师之案卷。如此头脑中凡有缺陷,皆有特药可医。”

《叔本华美学随笔》中有一篇《论阅读和书籍》,批判畅销书和读者大众都是辣鸡。不愧是毒舌老宅男啊,然我喜~

节录如下:

读者大众喜好追读不时冒出的、今人关于古代某某作者或者某某伟大思想家的评论文章或书籍,而不是去阅读古代作者或思想家的原著。原因就在于大众只愿意阅读最新才印刷出来的东西,并且,“相同羽毛的鸟聚在一起”。这样,对于读者大众来说,当今那些乏味、肤浅的人所写出的沉闷、唠叨的废话,比起伟大思想家的思想更加亲切,也更有吸引力。

啊,各个平凡庸常的头脑是多么的千篇一律!他们的思想简直就是出自同一个模子!同一样的场合让他们产生的只是同一样的想法!除此之外,还有他们那些卑微、渺小的目的和打算。这些小人物不管唠叨些什么毫无价值的无聊闲话,只要是新鲜印刷出版,傻乎乎的读者大众就会追捧它们,而那些伟大思想家的巨作却静静地躺在书架上,无人问津。

读者大众的愚蠢和反常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因为他们把各个时代、各个民族保存下来的至为高贵和稀罕的各种思想作品放着不读,一门心思地偏要拿起每天都在涌现的、出自平庸头脑的胡编乱造,纯粹只是因为这些文字是今天才印刷的,油墨还没干透。其实,从这些印刷物诞生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要鄙视和无视它们,而用不了几年的时间,这些劣作就会永远招来其他人同样的对待。这些印刷物只为人们嘲弄逝去的荒唐年代提供了笑料和话题。

最后,推一发欧洲近代三大哲理散文:
1.《蒙田随笔集》
2.《培根随笔集》(又名《培根人生论》)
3.帕斯卡尔《思想录》

以及我夹带的私货:
4.《叔本华美学随笔》

评论
热度(122)
  1. 行云顾清辞Kai 转载了此图片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