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皇迷妹对于花滑的思考

“一套顶尖的节目应该是一个整体,她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蕴含在每一个肢体动作,每一个步伐,每一个音符,甚至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之中,它们是连贯的,是高度交融的,是决计不可拆分的。她所展现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是一段连绵的情感,她的力量从表演者的灵魂中流淌出来,穿透动作的表面,直达观众的心底。”

在我心里,《尼金斯基礼赞》就是这一段话的完美例证。它是一件完整的、不可分割的艺术品。

神祭*双生:

最近惶惶间明白过来,原来普鲁申科也不是神,他并不是无所不能。

这么说是因为过去自己的一定误区。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以为他无所不能的,他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无限的被神化。他的跳跃是最棒的难度最高的,他的滑行是最棒的,他的旋转是最棒的,他的音乐是最贴合的,他的动作编排是最具艺术性最具表现力的,他的考斯腾是最美的。他只要站在冰场上参加比赛,冠军就一定会是他的(当然我现在也这么觉得)。

后来我渐渐明白过来,我的目光的局限性在哪里。不管我多么热爱,我毕竟是以一个业余的目光在看花样滑冰。在我的眼里,花滑与其说是一项运动,不如说是艺术表演,我能看到的,是它最直观的艺术感染力。而花滑毕竟是具有双重身份的,对于她作为竞技类项目的那一面,我可以说是几乎一无所知。

在我的眼中,也许也在很多爱普皇的人的眼中,普皇的名字,Evgeni Plushenko是代表着花样滑冰的。即使他未来肯定会退役,肯定会告别冰场,但是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每一块冰场上都是他的影子。这种情绪直接地导致我一直对现在的花样滑冰运动员不满,甚至是失了客观。

随着新赛季的开始,我对于花样滑冰竞赛的那一面了解多了起来,各种基本跳跃,现在的计分制一类的,以及花样滑冰现在的状况。我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认知上的问题。

首先,跳跃的最高难度确实是在进步的。羽生结弦第一个在正式比赛中完成后外结环四周跳(4Lo),金博洋第一个完成4Lz-3T,普皇自己也说过,他们是花样滑冰的未来,他们推动了跳跃难度的发展。这些专业的名词在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眼中只是一个动作的代号而已,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这是有多么的艰难,多么大的进步,对于身体素质是有多么大的要求和伤害,也就更难以体会是有多了不起。我知道那很棒,但是我并不能切身理解。

其次,是对于跳跃难度的态度问题。因为众所周知的10年冬奥会,我一直认为现在的花样滑冰对于四周跳跃的重视不如6.0时代。动作的编排设计上会更加讨巧一些,降低难度、减少数量,在节目内容分上努力。的确,对于花样滑冰运动而言,技术与内容哪个更重的冲突一直存在,在正式比赛的赛场上,编舞毫无疑问是要照顾到规则的倾向性,但是并没有我想象中,如2010年雷萨切克的编舞指导那样精细地算计,竞赛规则之后也进行了更改,不至于再出现没有四周跳夺冠这样的情况。(再次惋惜一下我普,我依然认为他10年的银牌是权力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对于官员而言,运动员来了又去,也许很无所谓,但是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而言,一生有能有几次奥运呢?)

再谈艺术表现力的问题。我认为在这点上,是毫无争辩余地的。普皇节目的艺术性,我相信只要肯静下心来认真欣赏的人都能有深刻的感受。就我看这个赛季节目的感受而言,新生代的艺术表现力并不像我之前以为的那么糟,但与6.0的黄金一代比,也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还有是节目选用音乐。大家的音乐选用更加倾向于流行,并不是说流行音乐不好一定要用古典音乐,而是对于这样的音乐理解起来更加容易,表现情感也更加轻松。但与此同时,不可避免地将会造成情感层次内容丰富度的削减、张力的减弱,甚至是表现力的单一。欢乐地小跳、可爱地晃动、优雅地挥舞手臂,的确会增强节目的表现力,但是会显得过于刻意而流于表面。不得不承认,不同的音乐,其留给运动员艺术表现力的发挥空间是不同的。大家选择音乐的趋势,在我看来未免有些讨巧和单一。

在我心中,顶尖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应该是能驾驭多种风格的音乐的,既能古典优雅,又能疯狂灵动,又能冷艳高贵,又能犯神经(没错!说的就是我普!)。对于不同类型音乐的尝试能对于艺术表现力进行充分地展现与提升。只能熟门熟路地表现一种风格的音乐,哪怕表现地很好,在我心中也是不足的。


近些时候看了一篇帖子,分析地是2010年冬奥会上普鲁申科为什么会输给雷萨切克。评价语言很刻薄,但是整体的技术分析相对客观。在10年冬奥的赛场上,是普皇的编舞输给了雷萨切克。雷鸟的编舞指导是极其老练甚至狡猾的,对于规则了如指掌并且擅长加以利用,雷萨切克没有上一个四周跳,却极大地发挥了他个人“四级步法”和步伐衔接的优势,利用了规则,以极小的优势胜过了普皇(普皇的步法是三级)。

但是说到底,我并不是一个专业人士,甚至如果不做成慢动作特写镜头,我都分不清各种跳跃,更不懂“三级步伐”与“四级步伐”的区别。而且,我也并不是很想以特别专业的目光去拆解分析每一个动作。

一套顶尖的节目应该是一个整体,她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蕴含在每一个肢体动作,每一个步伐,每一个音符,甚至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之中,它们是连贯的,是高度交融的,是决计不可拆分的。她所展现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是一段连绵的情感,她的力量从表演者的灵魂中流淌出来,穿透动作的表面,直达观众的心底。

至于技术,它是表现艺术的手段,也是为了竞技体育的评估设立可量化的标准,是为初学花滑者奠基。它当然重要,但是却永远抵不过艺术对于观众的吸引力,最典型的就是Johnny Weir嘛,裁判不喜欢他,但是抵不住观众们爱他啊!

花样滑冰是一种艺术,她是冰上流动的诗。

艺术,从来都是为了美而服务的。

在美的面前,一切都要俯首。

 

 

(乱七八糟地想了这么多,最后得出的结论依旧是我普皇是最棒的,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我明白过来他不是绝对完美的,我对他的爱依然不会减少分毫,反而更加强烈。普皇对他的迷妹的致命的吸引力,并不只是来源于冰场上的那个他,同样来源于场下那个金发的俄罗斯男人。

他是俄罗斯的风雨霜雪,是圣彼得堡的天空阳光,是西伯利亚的森林旷野,是贝加尔湖的寒冰碧浪。

他是冰上起舞的芭蕾女神,是称霸冰场的花滑沙皇。

我永远爱他。)

 

评论
热度(33)
  1. 行云神祭*双生 转载了此文字
    “一套顶尖的节目应该是一个整体,她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蕴含在每一个肢体动作,每一个步伐,每一个音符,甚...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