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SG亚普小论文

我也一直觉得亚古丁的内心戏有意思

kumachi:

脑洞大开,想喷就喷,坚决不改:D



——

越看越觉得亚古丁这个人有意思。
作为一个运动员、冠军来说,他并不那么纯粹,处事的动机很杂,更像个凡人、俗人、普通人。
亚古丁的内心戏很多,从最初的无法忍受冷遇另投他人(非常能说明他的性格),到后面几场出名的比赛里,只要注意观察,不难发现他的目光永远追随着镜头,确定镜头在捕捉自己之后,再给出合宜的、多少经过调整的表情和情绪。
毕竟有足够的经历和成绩作为支撑,真的赢过,痛过,那就演也是真,真也像演,但人性使然,盛年折戟之下,不甘羡慕嫉妒和厌恶总会暗暗生长出来,虽然不美、甚至丑陋,但合情合理。
这些微小的不堪为人道的东西,可能他自己都无法正视,只知道14年补上一刀,却不知道这一刀隔着七年时间,捅在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自己身上。

普就非常不一样。
他节目中很少注意身外之物,全身心沉浸在表演内容中,哪怕有自我情绪,也是和节目糅合在一起,组合出毫不违和的情感再重新表现出来;亚在MiIM尾声时,因为意识到自己表现出色,兴奋到振臂,几乎是喜形于色地滑到最后,这种情绪和节目的脱节,很难想象会发生在普身上,比如你能想象一个满面喜色的SP300吗?普要更纯粹,更执着,也更朴实,挂在嘴上的却只有比亚更少,我怀疑这也是他们早期的分歧点之一。以普的纯粹,在近距离的接触后,既无法接受亚对于存在感的强烈需求,也无法理解他略显浮夸的作风,起初还有过很小孩子气的回应(“我也受伤,但我也没说啊”)。以他强大的内心,可能很难意识到亚对于存在感、赞美、名气和声誉的依赖有多大,亚在退役表演上说我是为了你们(观众)的掌声而表演的,这句话我觉得普一定非常不以为然。

亚是热爱花滑的。
因为花滑除了是花滑之外,还为他带来了他最需要的掌声和赞赏。
当他不得不地离开这个让自己光华灿烂、得以满足的舞台时,发现另外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需要过这些东西,却还在这片赛场上屹立不倒;自己下了偌大决心才决定挥刀断腕,体面谢幕,突然都好似笑话,有人抛弃一切矜持和考量,举重若轻地将性命交付在这片冰场上,竟然还且战且歌,不亦乐乎。

?!

面对你所做的一切,我做的选择又算什么?
是我不够坚强、不够热爱、不够不顾一切吗?
我也很痛苦,我也不愿意,但审时势,识时务,有错吗?

普不理他,但普的每一个跳跃,都像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屈辱,恼羞成怒,嫉妒,尖酸刻薄,只想看这个人失败,只想看这个人放弃,一切毒蛇般的心绪顺理成章。

14年是亚古丁唯一可以叮咬在普鲁申科伤口上的机会,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做出发言的时候,他的心情一定非常迫不及待。

快倒下吧。
只有你倒下了,才能证明我当年的选择是对的;
只有你倒下了,我才能接受这个顺应命运安排的自己;

只有你倒下了,内心那个对命运充满愤怒和不甘的我,才能真正跟着你一起死去。



这的确是一场天境和凡人之间的,悬殊之战。



评论(2)
热度(26)
  1. 行云kumachi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一直觉得亚古丁的内心戏有意思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