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WonderBat】一个深夜脑洞导致的片段存文

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ABO

伯爵茶:

妈呀我差点激动哭了,好好吃,我爱wonderbat,po主我爱你。

Lantheo:

警告:A!Wonder/O!Bat。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但我觉得他们其实都要ooc了……

  

都怪 @来自中世界 这个时差深更半夜给我塞安利还拉我聊脑洞。半夜四点的熊是一个文艺得没了边儿的熊_(:зゝ∠)_

  

=======================================

  

01

  

 

  

神奇女侠和蝙蝠侠出现了约会的迹象,那时超人刚刚复活了大概三天。

  

当飞行轨迹划破空气,风声如柔软坚韧的绸缎般猎猎作响时,蝙蝠侠蹲踞在滴水兽上俯视夜幕下的哥谭,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来者说:“回你的城市去。”

  

“然而天堂岛的确远了一些。”戴安娜说道。

  

蝙蝠侠转了身。有一瞬哪怕是他的嘴角都泄露了他的错愕,但很快,快到不足眨眼的时间,他的一切情绪潜入灯火通明的市中夜色,他的背紧绷而笔直。

  

“你以为我是超人。”神奇女侠说着,将盾归位到背脊上。

  

“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权插手哥谭的夜巡。”蝙蝠侠说。

  

他们的声音有着不一样的沙哑。蝙蝠侠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低沉近乎恐吓,然而戴安娜听起来像是她的喉咙里有最好的金属和最好的酒。

  

“我不会插手。”女神说。这回她把剑也归了位,修长前臂的金属护具头一回反射着哥谭电网的工作成果。

  

蝙蝠侠沉默地看她走上了一尊滴水兽,看她侧坐在那里,双腿垂下,黑发随风,但眼睛望着他,毫无敌意,却也不够温柔。

  

他的本能给了他一记警击,他陡然意识到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她在那一堆古希腊和波斯的古董前与他凑得那么近,就算她对哥谭一切八卦新闻所知为零,她也一样闻得见他;而他不在作为布鲁斯·韦恩时掩盖自己的属性,因为那就是布鲁斯·韦恩最好的伪装之一。

  

那回忆里她摸了摸他的领子。

  

“韦恩先生。”她说,嗓音一如今日。

  

今日她承接她上一句的承诺,她说:“我只想看着你。”

  

“你最好只这样做。”

  

蝙蝠侠发射爪钩,消失在哥谭林立的摩天楼之间。

  

 

  

02

  

 

  

他们加入一场晚宴,与宴者只有他们两人。

  

餐厅在哥谭最高的建筑之一的顶层。一个小有名气的官员都得用点市政厅的关系,好让自己加进四五个月的等候名单,而韦恩先生把这里包了场又清了场,留下暗色的地毯和光亮的独桌。

  

戴安娜欣然赴宴。她喜欢这样的地方,从他们的角度望去,似乎比他们更高的只有星辰日月。

  

然而不论是景色、玛歌酒庄还是几十分钟前刚刚空运到站的食材,都不像是撼动了戴安娜的模样。

  

“这是一次约会吗?”她问他,直白如出剑、枪击和光的路径。

  

“我倾向于一次礼貌范围内的补偿和商榷。”布鲁斯说,“上一次我有所失礼,但我不希望你随意切入我的夜巡。”

  

“哪怕我只想看着你?”

  

布鲁斯没有说话。

  

她看着他:“所以这是一场约会了。”

  

这张桌子实则不大。正餐已经撤下去了,戴安娜在一个合理的速度一刻不停地消灭了她的冰激凌,布鲁斯任由甜食化在水晶玻璃里。他们的手几乎挨着,伸直手指不难指尖相碰,但戴安娜缓慢而坚定地多深出一些距离,她的手掌贴着布鲁斯的小臂,她握住他的手臂时他们腕内相贴。

  

布鲁斯几乎想要立刻抽手离去,但她蹭了蹭他的手腕,把他抓得更牢了一些。那是示好,温柔但不驯服,索求但不强求,她甚至在一开始几乎没用一点力气,过了一阵布鲁斯才在皮肤上试到一点柔和的暖意。

  

他们的信息素正本能地试探彼此,他们闻起来都更强烈了一些。

  

她当然是个Alpha。

  

再次开口前,布鲁斯被迫动了动腿,得以确定没有什么真言套索正套着自己的膝盖。

  

她的眼睛确实过于明亮了一些。

  

 

  

03

  

 

  

几天后的某一个任务,失血把蝙蝠侠拖入一场眩晕,麻醉剂又把他拖入深眠。

  

那梦里没有走马灯似的往事,他睡得又深又甜,直到他梦见他的母亲给他落下额头的一吻,他们身处韦恩宅邸的巨大花园,早秋的午后闻起来像是春天。她干净,美丽,没有伤,没有血,没戴珍珠项链。

  

他醒来,远非惊醒,感觉天光舔舐在眼睑上。他不在大宅,而是在某一处安全屋。容纳了他深沉而柔软的睡梦的不是某张奢华至极的床榻,他睡在一张翻身困难的长沙发上,头枕着戴安娜的腿,而戴安娜的头侧抵着绒布靠背,她呼吸平稳,一只手的手指正埋在布鲁斯的头发里。

  

那是Alpha,他想,想起梦里他像一片树叶,他的本能引导了他,没有风,他便安全地落了地。

  

他躺在那里,半分钟都要变换成许久,直到阿尔弗雷德轻手轻脚地推门进来,露出一个好得不像哥谭居民的笑容。

  

然后戴安娜醒了。她身上有些类似深沉的春天的味道,混着一些油,一些火,一些皮革,一些金属,一些乳香和一些草地。

  

“嗨,男孩。”她说,布鲁斯为之发出“我就知道”的嘟囔,一脸受了搅扰的不耐表情。他欲意坐起,她压住了他的胸膛,在他的额头上落上一个柔软的吻,微微干燥的嘴唇扫过他的皮肤。

  

他挣开了她。戴安娜适时地放手,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是种无声的谴责,而布鲁斯避开了那目光,也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我猜我还是要继续写的所以悄没声打个tbc……

评论
热度(215)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