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 现代AU 未完的炖糖肉

天色沉沉,城市上空星辰黯淡,客厅里灯光昏黄。

客厅里的沙发说长不长,如果人模狗样正正经经地坐着,能坐下四个Altair,可平躺却塞不下整个人,更何况Ezio正坐在沙发另一边。于是中东刺客大导师想就地睡一会儿,就要隔着弯起的手臂枕在扶手上,还得在身下塞一只枕头,才不会被扶手咯到。

Ezio见Altair睡着了,体贴地调小了音量。然后兴致勃勃地继续看完节目,才关掉电视。他用意大利大导师级别的谨慎小心敏捷,艰难地达成了达成了在不惊醒爱人的情况下、把他搭在自己大腿上的脚移到沙发上这个目标。

“Alty?”Ezio蹲在沙发边轻轻地说。

“嗯?”Altair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屏息等了一会儿,凝视着爱人的侧脸,确认了他还沉睡在梦乡中。

于是他放心地从背后低矮的茶几下摸出一支粉色马克笔,熟练地拔开笔盖,小心沿着Altair唇上的伤疤画了一笔。手腕起伏笔尖柔顺。

这种马克笔质量还不错,Ezio不乏得意地想,下次可以多买几支别的颜色的,可以直接在Alty脸上作画了,这可是佛罗伦萨人的天赋……

“Ezy你在干嘛?”

BOOM——五颜六色的马克笔在Ezio脑海里炸了个鞭炮齐舞四海升平。

而残酷的现实中呢,那只风骚的马克笔,被受到惊吓的老色鬼下意识地攥紧,笔尖就这么狠狠地蹭过了Altair的下巴,留下一道短短的、粉色的楔形笔迹,透出皮肤被刮伤后的红色。

“嘿!”他几乎立刻叫了起来,一只手撑起身子,同时不满地用另一只手手去揉自己火辣辣地疼着的下巴,完全清醒过来了。敏锐的触觉在他完美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的辉煌纪录里当然功不可没,但这不妨它带给他一点小烦恼。

另一边,爱人气恼的声音迅速拉回了意大利刺客的神志,他的脑中迅速跳过数十种应对方案,事实上它们跳得太快了,就像一群惊慌失措的兔子,炸毛尖叫着从七月的青草地上奔过,只留下一片狼藉……这突如其来的念头使他愣了一会,时间仓促,他无奈地期待地选择了最直接的那种——

Ezio翻上沙发,压在了Altair身上,不等他动手将他掀开,就迅速地扣住爱人的后脑干净利落地吻上了嘴唇。

显然这回是Altair被吓到了,行动成功,想必他的注意力——至少是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

-----TBC-----

本来打算要今天写完的,然后吟唱不停地被打断(wait)在七夕完之前先发出来QWQ

先放一发冰糖肉版,不过冰糖红烧肉不知道会不会好次……我还在煮呢

评论(1)
热度(18)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