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用】玻海资料整理(1)

哇马住www

薤露北辰:

重发,我不适应长文章那个格式……


作为一个单身狗,我昨天过得非常有意义——我在学校图书馆泡了一天,把我找到的玻海相关的书都借回家了……


感受到了无比的悲伤……我从一堆爱因斯坦和希特勒里面翻出来一本只有下册的海森堡传……图书管理系统告诉我书并没有被借走,上册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吧。


其实我掉玻海坑也有一阵子了,不过之前一直没认真对待过,主要干的事情就是拿着无机书(毕竟化学狗是要学他们的)卖安利……我才上大学一个学期就成为了年级知名安利狂魔,她们听到我开始讲“这个,我来讲个故事……”就会退避三舍(萌的CP都BE的结果就是安利无人敢吃吧)。


好了,以下引用内容出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尼尔斯·玻尔集》第六卷量子物理学的基础Ⅰ。


而且这个译者……还是那个翻译《玻尔传》和《海森堡传》的狂热的玻厨海黑……【手动再见】



玻尔和薛定谔之间的辩论,在哥本哈根火车站上就已经开始了,而且后来每天都从清晨继续到深夜。薛定谔是在玻尔家中下榻的,而仅仅这一个原因就足以使交谈几乎是永不间断的了。而且,尽管玻尔在别的方面和人相处


时是最体谅人和最和蔼可亲的,但是这一回他却使我觉得他几乎成了一个寸步不让的狂热者;他不准备向他的对手作出任何妥协,不准备容忍最小的含糊性。简直难以形容双方开展辩论时的那种感情的强烈程度,也难以形容人们可以在玻尔和薛定谔的每一句发言中同样觉察出来的那些根深蒂固的信念……


……辩论就这样夜以继日地进行了若干个钟头而没有达成任何的一致意见。过了两天,薛定谔生病了,也许是由于紧张过度,他发起寒热来,不得不卧床休养。玻尔夫人照料他,给他送茶送水,而尼耳斯·玻尔则坐在床旁边,并且认真地对薛定谔谔说:“但是你肯定必须理解……”




   ——p5,海森堡对玻尔和薛定谔辩论的描述。



加在校样上的小注。在本文完成以后,玻尔的近期探索已经导致了一些观点,这些观点可以在本文所试用了的那些量子力学关系的分析方面作出重大的深化和精化。在这方面,玻尔曾经使我注意到一个事实,即我在这篇


论文中的某些讨论中忽视了一些本质的要点。最重要的是,观察中的不准性并不是只依赖于不连续性的出现,而却是和同时公正对待不同的实验事实的要求直接联系着的,那些实验事实一方面可以在颗粒理论中得到表达,而另一方面可以在波动理论中得到表达。例如,在一个想象的y射线显微镜的使用中,人们必须考虑到辐射束的必要发散性.首先,这就带来一种后果,即在电子位置的观察中,康普顿反冲的方向只是在一个不准量下为已知的,而这个不准量就导致关系式(1)。此外,也没有充分地强调这样一点:康普顿效应的简单理论只能严格地适用于自由电子,正如玻尔教授已经指示明白的那样,因此而在应用测不准关系式时所必须保持的那种慎重,起码对全面论述从微观力学到宏观力学的过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最后,关于共振荧光的考虑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光的周相和电子运动的周相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所假设的那样简单。以上提到的玻尔的这些最近考察,不久就会出现在一篇关于量子理论之概念构造的论文中;既然我在这些考察还在进行中时就能够知道它们并讨论它们,我对玻尔教授就是应该致以衷心的感谢的。





 ——p17,海森堡应玻尔要求加在论文里的小注



   海森伯在去巴伐利亚山区度假旅行之前,要我把他的一份文稿寄给您,他指望该稿将作为一篇新的论文而发表在Zeitschrift fur Physik上,并希望它能引起您的兴趣。


……


海森伯用一种特别巧妙的方式证明了他的测不准关系式可以怎样不但应用在量子理论的实际发展中,而且应用在该理论的可直观化内容的判断中.既然这种关系式是量子力学表述形式的一种直接推论,整个的表述形式就形成了一个很完整的体系,至少当人们只考虑力学现象时是这样。


……


好啊!就我所知,海森伯是打算在归途中到柏林去设法看您的。很久以来我就曾经打算写一篇小文章来阐明我的关于普遍问题的思想,但是发展进行得如此之快,以致每一事物都重新变成司空见惯的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不久能完成这样一篇文章。致以最亲切的敬礼!




   ——p16-21,玻尔写给爱因斯坦的信


下一篇开头还要放这种话:“当海森伯在1927年夏天离开哥本哈根到莱比锡去当了教授时,他和玻尔之间的密切的个人合作就告结束了.玻尔在他的1928年的贺年信中,畅叙了当他回顾他们在这些激动人心的岁月中的过从时的感情。”一个文集为什么要补刀……



亲爱的海森伯:
我本来早就应该回复你的亲切来信了,不过我无论如何还是不肯让今年白白过去而不对你在来访期间给予我们大家的愉快表示感谢。我很少感到和任何别的人相处得如此融洽,而且,当我回忆起我们的谈话和散步,特
别是回忆起我们一起听了赫弗丁关于苏格拉底的优美演讲的那个晚上时我仍然是喜不自胜的。
我的妻子和我,在霍伦贝克这儿和我的姨母、汉斯及克瑞斯先一起度过了从圣诞节到新年的这几天.这是一段可爱的休息时间,而且我有很多的机会来思索过去的一年所带来的东西,并梦想新的一年将会带来的东西.我现在坐在这儿,思索着自从你第一次来此访问以来我们大家已经得到了多大的进益;那时我们步行经过霍伦贝克而去了梯斯维耳德,途中我们时常抛掷石块、跳过沟渠,并梦想着物理学的问题和生活的问题。
今年秋天你自己的工作进行得如何?马尔太太前几天告诉我,你和泡利又相信你们看到更光明的前景了。克莱恩也在相对论问题方面做了许多工作,而且有了某些想法,他希望根据这些想法来建立一种更满意的表述。我热切希望当他度完圣诞节假期回来时能够了解他做得怎么样了。我曾经在电[子?]磁性的不可观察性问题方面以及泡利原理方面大忙特忙,然而问题仍然很不清楚。尽管有泡利的警告,我现在却还是对能量概念适用性的进一步限制有所准备的,伽莫夫近来曾经全力研究了连续的β射线谱;但是迄今为止,对另外解的每一种探索都加强了我认为困难很深刻的那种信念你在超导方面的工作情况如何?感谢你寄来布洛赫的优美著作;这篇著作给了我很多的快感,而且它当然已经教给我,我曾经指出的出路是行不通的。
此外,我曾经在秋天花了我的大部分时间来进行有关量子理论基础的哲学概括,而且现在我希望在圣诞节假期中对我的想法作出一种阐述;这些想法虽然没有带来任何真正新的东西,但是却可能对概念的澄清有所贡献。联系到这一点,我也思考了物理学以外的许多普遍问题,而我希望我们不久就能更细致地一起谈谈这些问题,现在我将最衷心地祝愿你本人和你的父母新年快乐,而且我们全家也向你们全家多多致意。
你的忠实的
N·玻尔



  ——p21-22,玻海通信


后面有一些索尔维会议上的东西……没有直接的玻海内容,我偷个懒。


这书里还有海森堡的《论量子力学的运动学和力学的直观内容》,吓得我翻回封面看了看——确实是玻尔集。


这一卷还引用了很多玻尔和泡利的通信,虽然我读完以后最深的印象是玻尔家没有水管……


虽然这一卷玻海通信很少(下一卷有一大堆),但我是持乐观态度的,两个待在一起的人是不会互相写信的。


顺便附图,玻尔式灵魂字体,不要欺负我不懂丹麦语(同时也不懂德语,萌他们真辛酸),我连字母都认不出。



所以我相信下面这个故事是真的了。



我还发现我真的不太会用lofter的电脑端。

评论
热度(95)
  1. 行云薤露北辰 转载了此文字
    哇马住www
  2. 寒塘鶴影Southland南极勘探站 转载了此文字
  3. 南极勘探站爱吃黑布林的冬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

© 行云 | Powered by LOFTER